47摄氏度!地球海洋的生命和硅基生命都会死,碳排放值得警惕

国际新闻 阅读(1232)

1969年,当宇航员从太空看到地球的美丽时,他们感到震惊。科幻作家兼发明家亚瑟C克拉克认为,称我们生活在地球上的星球是错误的,因为它显然被称为“海洋”。

未来学家詹姆斯洛夫洛克(James Lovelock)曾经说过,虽然它已有50年历史,但我们在海洋星球上的生命发现才刚刚开始渗透到这个长期存在的地质学中。令人遗憾的是,我们对火星表面及其大气层的理解远远超出了我们对海洋海洋的理解。

除了太阳,地球的海洋是我们气候的主要驱动力,对人类的生存至关重要。当海洋表面温度低于15°C时,气候将保持凉爽;当海洋表面的温度升至15°C以上时,它们将成为一片比撒哈拉沙漠更少生命疤痕的贫瘠土地。

从太空拍摄的照片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地球是一个水星球,其近四分之三的表面被海洋覆盖。陆地上的生命取决于某些基本元素的供应,如硫,硒,碘和其他元素。目前,海洋表面的生物体依赖于二甲基硫醚和甲基碘等气体形式的营养物质。由于海洋表面水的加热,这些表面寿命的损失将是灾难性的。

2017年11月21日,麻省理工学院的科学家预测了地球上大规模灭绝的第六个临界点。麻省理工学院地球物理学家Daniel Rothman预测,鉴于二氧化碳排放量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上升,第六种物种的灭绝将取决于是否将大量的碳添加到海洋中。据他介绍,这个数字约为3100亿吨,相当于到2100年人类活动向全球海洋排放的碳含量。

这是否意味着在世纪之交,灭绝会随之而来?罗斯曼说,发生这么大的生态灾难通常需要很长时间,估计大约是1万年。不过,他说,到2100年,世界可能陷入“未知状态”。这并不是说灾难很快就会发生。如果不加以控制,碳循环将进入一个不再稳定的区域,其行为将难以预测。在过去的地质学中,这种行为与大规模灭绝有关。近期碳排放量的激增是否会导致大规模物种的灭绝成为一个问题。这主要是因为很难将古代碳异常与今天的碳损害联系起来,而今天的碳损害始于一个多世纪以前。

Lovelock在《新世》(Novacene)中写道, 47°C为地球上的海洋行星上的任何生命设定了限制。《新世》是地球上新地质时代的洛夫洛克的名字。一旦超过这个温度,即使是硅基智能也将面临一个不可能的环境。海底甚至可能进入超临界状态,并且在岩浆发生的地方,岩石和超临界蒸汽不会分离。

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现在为400 ppm,并且仍在上升,其中约一半是由化石燃料的燃烧引起的。如果没有生命,二氧化碳将在相对接近地质的时间内以气体形式返回大气层,地球将成为像金星一样的热死星球。

洛夫洛克得出结论,在可以想象的未来,地球的整个表面将达到47°C,这是不太可能的。现在平均温度为15°C,但随着反馈回路的出现,特别是极地冰盖的融化和永久冻土层释放的甲烷,全球温度可能达到30摄氏度,这可能是一个转折点,可进一步加速温度升高。

显然,我们不应该简单地假设地球是一个稳定和永久的地方,就像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间做的那样,而且温度总是在我们安全生存的能力范围内。大约5500万年前,有一种被称为古新世或始新世热极化的现象。这是一个变暖期,温度从目前的水平上升了5度。像鳄鱼这样的动物生活在当前的极地海洋中,整个地球都是热带的。

大约2.52亿年前,地球历史上最大的灭绝标志着二叠纪的结束。在恐龙出现之前,我们这个星球上有大量的动植物,在西伯利亚发生一系列大规模火山爆发后,这些动植物大部分都灭绝了。古代海底岩石中的化石表明存在繁荣多样的海洋生态系统,随后大规模灭绝。在大规模灭绝期间,大约96%的海洋物种消失,在接下来的数百万年中,生命必须再次繁殖和多样化。

在过去50年中,我们海洋中的氧气减少了约2-5%,这对物种的生存能力产生了影响。除非它们适应环境,否则许多较大的海洋无脊椎动物要么萎缩,要么灭绝,这将对它们的生态系统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

http://newuse.sanxinwy.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