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城餐厅拖欠供应商账款折射高端餐饮转型尴尬

国际新闻 阅读(1501)

记者获悉,供应商举报了位于国贸中福大厦的金山市饭店长期欠款。金山市饭店的法定代表人郭立勤表示,高档消费受到限制后,饭店的经营受到影响,无法退还供应商的账目。

数百万美元的欠款

有几家香料和海鲜供应商最近向记者报告说,位于国贸中福大厦的金山城饭店故意使用无效发票来欺诈和拖欠供应商款项,金额达数百万人民币。上述调味料供应商出示了金山城饭店签发的八张支票,但由于书写错误,密码错误或支票错误等各种错误而无法提取。据香料供应商称,自2008年以来,他一直在2008年向北京国际贸易中心的金山城餐厅供应香料。但是,自2012年以来,金山城餐厅因各种原因拖欠了香料供应商的付款。

此外,金山市饭店鱼产品供应商还报告说,2011年,金山市饭店鱼产品供应的货值超过30万元。但是,从一开始到现在,金山市饭店一直由于各种原因拖欠付款。您获得的支票存在各种问题,无法提取。根据以上两家供应商的说法,金山市饭店发现问题后,一直采取延误回避政策。

与供应商“隐藏的猫”

“他们承认支票不能兑换,但他们不给钱。”上述香料供应商表示。他曾经拿过支票找到金山市饭店的负责人。在供应商的敦促下,金山市饭店进行了延期检查。几个月后,香料供应商去银行付款,银行工作人员说这张支票是一张空白支票。这意味着不能在支票中兑现任何现金。

上述人士说,空支票事件发生后,金山市饭店法定代表人王鲁宁多次见过他,并给了他数万美元的赔偿。但是,这几万元只是金山市饭店欠款的一小部分。其他供应商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金山市餐厅让我留下银行卡号,表示我将汇款。但我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收到货款,货款只占所欠货款的3000元的1%。超过三十万元的欠款,而只有三千元,使他很无奈。

反映高端餐饮转型的尴尬

郭立勤承认供应商付款的付款是真实的。在限制“三个公众”消费之后,餐馆业绩的下降导致欠款。金山城市餐厅的体验只是高端餐饮转型的缩影。最近,许多餐饮品牌寻求转型,乔江南和静雅选择减少人均餐饮消费,而香娥甚至剥离了主营业务并转型为科技公司。在业内人士看来,今天金山市饭店的症结在于尚未找到合适的转型路径。

记者昨日在金山市餐饮店看到,该店出售的白酒最高价为1500元。据知情人士透露,金山城饭店几乎租用了中孚大厦的整个二楼,年租金超过600万元。有消费者表示,金山市饭店的饭馆也有所下降,人均收入在60-70元之间。

金山城餐厅是四川精品高档粤菜餐厅。在饭店的工商注册中注册的饭店名称为北京建国路金山城重庆食品有限公司,于1999年8月注册,并于2012年8月更名为南塘阁(北京)餐饮有限公司。/p>

商业信息|高端餐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