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环保将走向第三方治理

国际新闻 阅读(919)
据了解,目前正在或将要实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 《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 《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初步估算总投资需要6万亿元。中央政府的实际财政捐助非常有限。例如,在大气污染防治中,2013年中央政府投资50亿元,2014年中央政府投资100亿元。未来三年,估计约为500亿元。与1.7万亿元“十个大气压”的总投资需求相比,这简直是九牛一毛。这个巨大的资金缺口从何而来?怎么解决?

“十三五”期间将利用市场机制释放环保市场的活力,建立多元化的投融资渠道,发挥政策和市场作用,大力促进环保。第三方治理环境污染。政府购买公共环境服务,以实现环境保护的社会化,市场化和专业化发展。”环境保护部科学技术标准司副司长于书凡近日表示,第三方环境污染控制可以极大地促进环境污染控制的市场化,在一定程度上将吸引民间资本和社会资本进入环境保护领域,建立多元化的投融资渠道,释放对环保产业的需求。 >

“谁污染谁来治理”将转向基于市场的污染控制

什么是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是指污染者按照环境标准直接或间接向专门的环境保护企业支付污染,并与环境保护监督部门共同监督治理结果的环境污染控制方式。

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主要有两种运作模式:一种是适用于新建和扩建项目的“可信服务类型”。污水处理公司以签订治理合同的方式委托环境服务公司对新建扩建的污染防治设施进行融资建设,运营管理,维护和升级,并按合同规定缴纳污染治理费。另一种是适用于已完成项目的“托管操作服务类型”。排污企业通过签订保管业务合同,委托环境服务公司对现有污染控制设施进行运行管理,维护升级和改造,并按照合同约定支付保管业务费用。

据统计,经过专业运营,浙江省企业污染控制设施的排放率可达到70%至90%。与污染企业的自营相比,达标率提高了30%至50%,运营成本节省了10%。约20%

于树凡认为,首先,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可以促进环境污染治理的专业化。过去,“谁污染谁在治理”,但污染公司在污染控制方面并不专业。而到专业的第三方加工,公司的环保成本没有得到明显提高,但是效率也得到提高,效果会更好,这也符合大资产管理高度专业化的发展方向。其次,实施第三方治理后,通过企业与第三方之间的服务合同,可以建立更加清晰的环境污染控制效果。第三,第三方治理的绩效与第三方污染者的经济利益相关。第三方治理通常更好地受到经济利益的驱动。

从环境监管的角度来看,实施环境污染控制的第三方治理后,将大大改善过去生产企业的环境管理,分散排放,范围广泛,监管不当等问题。在第三方治理模式下,污染物排放企业的污染控制责任通过合同方式转移并集中到环境服务公司。大大降低了环保部门的监管指标,相应的执法成本将大大降低,更有利于环境监管。

转移责任转移为关联公司带来机会

“第三方环境污染控制实际上是污染控制责任的转移,非法排污的责任已由企业转移给第三方。根据《环境保护法》的规定,非法排污涉及生产企业,但根据合同法的规定,非法排污罪也应移交给第三方,因为在第三方污染控制的模式下,生产企业仅是污染源的生产者他没有将其排放到环境中,而是将其交给了第三方。这在法律上是污染者,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俞书凡解释。

该公司专门负责烧结脱硫,反硝化和除尘的负责人告诉《中国冶金报》:“第三方治理给钢铁公司带来的收益是由于第三方专业公司的投资,运营管理和担保所致在运营中,钢铁企业的财务压力有望得到缓解。其次,在第三方治理模式下,受政府监管的污染企业的被动局面将发生变化,它们将“坐在同一位”。部门”与政府部门共同监督第三方专业人士。管理公司的运营和运营效率对改变钢铁公司的形象具有积极意义。”

鉴于第三方治理对环保公司的重要意义,该负责人认为,目前新的环境保护法已正式实施,一些环保投资较少的钢铁公司难以解决。短期内自主研发的环保技术问题。第三方专业公司技术力量雄厚,经验丰富,在烧结脱硫,反硝化除尘的整体技术上具有一定优势。

据报道,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起草的《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指导意见》有望在不久的将来推出。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计划设立500亿元的国家环保基金,为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公司提供低息,长期优先贷款。

“将来,环保将走专业化的道路。技术和设备优势不强的企业可能无法获得该项目。即使能够获得该项目,他们也可能无法完成该项目。好的,同时要整合环境保护,在投资,运营管理,技术设备支持和日常服务等方面要走一条路,这就要求环保企业要有较强的实力和管理能力和服务能力。负责人说:“技术精良,设备先进稳定,资金到位。资金来源和安全性是两个硬杠杆。资金来源需要投资公司等社会资本的关注和政府低收入国家的优惠政策。利息长期特别贷款。此外,还有钢铁公司的支持,合作甚至担保。”

污染控制的市场化要求政府只是“裁判员”

于树凡认为,在促进环境污染控制市场化过程中,政府应该是“裁判”而不是“运动员”,应该有所作为。

就环境污染社会定价而言,无论是政府购买还是公司购买的第三方服务,只有在公平,透明的市场环境中进行竞争性定价时,才能形成合理的定价机制和方法。充分体现环境治理价格等客观公正的成本合理性。因此,政府的“手”不能拉得太长,因此应该调整市场的“手”。

目前,中国环保产业的市场需求非常大。解决现有环境污染的现有技术的现有技术没有问题。 “然而,环保产业最迫切的需求是建立一种整合市场,技术和资本的体制机制,使民间资本真正进入这一领域,成为切合实际的市场,促进环境保护的发展。行业。”强调。这些就是政府“做”的事情。

于书凡指出,在国家一级,政府可以建立一个平台,将环境污染的第三方治理提高到国家政策一级。例如,尝试建立公共环境保护基金,股份制和股权抵押等可行模型,制定和完善政策保障措施,采取公开透明的监管方式,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环境保护市场。

在环保部门的层面,胥树凡认为,首先要完善环保体系,制定合理的环境标准,完善环境执法的方式和手段,严格执法,杜绝违法排污的行为。其次要维护市场秩序,制定好市场规则,保证环境污染治理市场的公平竞争,杜绝暗箱操作行为。再其次要打破经济所有制藩篱,让国有和民营企业在同一个平台上展开公平竞争,并享受同等的政策支持和优惠,以及多元的融资渠道。最后要建立严格、公平的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绩效考核机制。此外,还要建立纠纷仲裁机制和第三方考核体系,明确相关方的权利、义务和服务要求,建立各方的问责机制,保障公开信用,充分接受社会公众的监督。

“环保部门只要做好这些工作就会大大推进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快速发展,提高产业发展的整体水平。环保产业发展需要打破传统的思维模式,要有新思维、新观念,这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去奋斗。”胥树凡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