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法祖:治病救人春风育人

热点专题 阅读(1421)

2019

《光明日报》记者?夏静张睿

“做人必须满足,做得好,不知道该怎么做。”这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名誉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着名医学家齐发祖先生的授课内容。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

裘法祖正在审查信息。个人资料图片

季氏救助了医生的心

1936年,年仅20岁的裘法祖告别了他的家人,前往德国学习医学。烧完药后,他迅速从慕尼黑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来,他进入杜尔市立医院,担任外科主任。

“ 1945年抗日战争的胜利,充满爱国热情,我决定回到祖国工作。”翟发祖在加入党的申请书中写道。 1946年10月,他坚决放弃了外国豪华汽车别墅的富裕生活,与他的德国妻子回到祖国,投身于医疗事业。

让医学归于公众,为人民贡献技术。

1951年,他成为第一批反美援助医疗队的成员。前线的工作使他意识到中国开始像巨人一样站起来。

自1965年以来,他多次参加农村巡回医疗,并去了麻风病村治疗麻风病患者。派一名医生到农村去,让他知道“生活的方向,如何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华中科技大学前校长李培根回忆说,1970年代他去了湖北省嘉yu县,一个村民问他是否可以找到齐先生。他试图提一次。他没想到齐先生会焦急地说:“您要他立即来找我。”后来村民得到了齐先生的待遇。

自从成为医生以来的60年间,他率先在国内大手术部门进行了普外科,骨科和胸外科的治疗。他主持建立了中国最早的器官移植机构,同济医科大学器官移植研究所,并成立了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法祖(Fazu)的“法奇(Faqi),准确,轻便,精细,快速”的精湛技术被称为“吉氏手术”(Ji's Surgery),并改进了数十种新程序,挽救了无数患者的生命。

老师的话是老师的心

“不要靠近佛陀,你不能成为医生。如果不能靠近神仙,就不能成为医生。”裘法祖经常警告学生,无论他们的水平如何,医疗技能都是最重要的。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前院长陈安民回忆说,当我们傲慢自大时,负责这种疾病的年轻医生最为紧张。如果病人的病情未知,答案不正确,那位老人肯定会批评。

对于年轻医师而言,严法祖主张“大胆放手,具体指导,严格要求”。他向学生们强调,医生应“三节课”和“三项知识”:应该做手术,要写经验,要讲课。人们必须知足,做得好,不要满足于学习。

关于科研成果的签名,裘法祖从没想到自己的名字被放在学生的身后,也没有“脸”。相反,如果他的名字出现在学生面前,那是可耻的,因为这是一个骗局。

2001年8月,武汉市科学技术进步奖揭晓。一等奖是《体外培育牛黄》。在项目人员中,翟发祖院士排名第二。起初,尽管法佐做了很多工作,但他并没有坚持要求给他起名字。在学生蔡洪娇的一再坚持下,他同意签署第二名。

为普及医学知识并培养医学人才,他创立了《大众医学》杂志,并推广了他总结的整套操作方法;他主持了基于五年医学教科书的50多本医学教科书的编写工作,现在医学教育仍在使用中。在90岁那年,他设立了终身奖金,以建立“ Fazuzu普通外科医学青年基金会” .

在许多荣誉和光环中,翟法祖始终认为“医学道德终生奖”是最重的。因为在他看来,成为一名医生并不难。很难成为一名好医生。永远要成为好医生更加困难。

《光明日报》(2019年9月24日?版本02)

《光明日报》记者?夏静张睿

“做人必须满足,做得好,不知道该怎么做。”这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名誉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着名医学家齐发祖先生的授课内容。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

裘法祖正在审查信息。个人资料图片

季氏救助了医生的心

1936年,年仅20岁的裘法祖告别了他的家人,前往德国学习医学。烧完药后,他迅速从慕尼黑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来,他进入杜尔市立医院,担任外科主任。

“ 1945年抗日战争的胜利,充满爱国热情,我决定回到祖国工作。”翟发祖在加入党的申请书中写道。 1946年10月,他坚决放弃了外国豪华汽车别墅的富裕生活,与他的德国妻子回到祖国,投身于医疗事业。

让医学归于公众,为人民贡献技术。

1951年,他成为第一批反美援助医疗队的成员。前线的工作使他意识到中国开始像巨人一样站起来。

自1965年以来,他多次参加农村巡回医疗,并去了麻风病村治疗麻风病患者。派一名医生到农村去,让他知道“生活的方向,如何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华中科技大学前校长李培根回忆说,1970年代他去了湖北省嘉yu县,一个村民问他是否可以找到齐先生。他试图提一次。他没想到齐先生会焦急地说:“您要他立即来找我。”后来村民得到了齐先生的待遇。

自从成为医生以来的60年间,他率先在国内大手术部门进行了普外科,骨科和胸外科的治疗。他主持建立了中国最早的器官移植机构,同济医科大学器官移植研究所,并成立了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法祖(Fazu)的“法奇(Faqi),准确,轻便,精细,快速”的精湛技术被称为“吉氏手术”(Ji's Surgery),并改进了数十种新程序,挽救了无数患者的生命。

老师的话是老师的心

“不要靠近佛陀,你不能成为医生。如果不能靠近神仙,就不能成为医生。”裘法祖经常警告学生,无论他们的水平如何,医疗技能都是最重要的。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前院长陈安民回忆说,当我们傲慢自大时,负责这种疾病的年轻医生最为紧张。如果病人的病情未知,答案不正确,那位老人肯定会批评。

对于年轻医师而言,严法祖主张“大胆放手,具体指导,严格要求”。他向学生们强调,医生应“三节课”和“三项知识”:应该做手术,要写经验,要讲课。人们必须知足,做得好,不要满足于学习。

关于科研成果的签名,裘法祖从没想到自己的名字被放在学生的身后,也没有“脸”。相反,如果他的名字出现在学生面前,那是可耻的,因为这是一个骗局。

2001年8月,武汉市科学技术进步奖揭晓。一等奖是《体外培育牛黄》。在项目人员中,翟发祖院士排名第二。起初,尽管法佐做了很多工作,但他并没有坚持要求给他起名字。在学生蔡洪娇的一再坚持下,他同意签署第二名。

为普及医学知识并培养医学人才,他创立了《大众医学》杂志,并推广了他总结的整套操作方法;他主持了基于五年医学教科书的50多本医学教科书的编写工作,现在医学教育仍在使用中。在90岁那年,他设立了终身奖金,以建立“ Fazuzu普通外科医学青年基金会” .

在许多荣誉和光环中,翟法祖始终认为“医学道德终生奖”是最重的。因为在他看来,成为一名医生并不难。很难成为一名好医生。永远要成为好医生更加困难。

《光明日报》(2019年9月24日?版本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