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走出“两吨钢利润不够买根冰棍”困境

热点专题 阅读(1623)

在中国,资源消耗高,环境污染高的传统制造业务非常困难。新型制造业无法取代传统制造业在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地位,制造业正处在艰难的过渡时期。一个惊人的例子是,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上半年86家钢铁企业的利润总额为22.97亿元,利税为397.9亿元,平均销售额利润仅为0.13%,吨钢利润仅为0.43元。大量的钱合起来足以赚钱来买冰棍。

国内制造业面临困难

2008年,中国制造业开始下滑。这具有多种因素的影响,例如次级抵押贷款危机,人民币升值,原材料和能源价格上涨,劳动力成本上涨以及融资困难。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制造业经历了近三十年的“野蛮增长”之后,需要进行转型。

在运营方面,对劳动力,土地和其他成本的压力有所增加。在过去的十年中,制造业的平均工资每年增长14%。 2006年以后,它加速了上升趋势,超过了整体平均工资的增长。从2002年到2011年,制造业的年平均工资从人民币升至人民币,增长了3.3倍。最低工资水平和农民工的收入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2010年和2011年,农民工的工资增幅分别高达19.3%和21.2%。从长远来看,农村剩余劳动力的数量和适合年龄的劳动力普遍在减少,而且中国的劳动力成本长期以来一直在上涨。截至2013年5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为8.7万亿元,同比增长13.7%。企业应收账款规模持续增加,“三角债务”上升的风险明显。

在融资方面,贷款困难和高利率给制造业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大量资金只能在金融系统内自行转换,这不仅使资金使用效率低下,而且还增加了系统性金融风险。根据调查,中国目前的资本利润率为22%,其中,房地产资本利润率为28%,而行业为6.4%。与实体经济相比,非实体经济具有较高的投资回报率,这导致大量资本流向房地产和金融等非实体经济部门,流入实体经济的比例仍在继续减少,导致“去制造”或“去工业化”。恶性循环趋于加剧。调查显示,在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传统制造业竞争激烈的地方,许多制造业公司已从制造业转向金融投资行业。

在竞争环境方面,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施加了压力。金融危机后,美国制定了以创新为中心,以高端为中心,重建制造业竞争力的战略。美国正在进行更加专业化的生产,更多地致力于制造和开发具有更高技术能力的复杂产品,克服高昂的劳动力成本的弊端,并成为一个效率更高的制造国。如今,包括汽车工业,重工业和高科技公司在内的制造业都显示出重返美国的迹象。另一方面,随着东南亚国家的崛起,中国制造业“世界工厂”的地位不断接受挑战。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的《2012年世界投资报告》数据,2011年东南亚的外国直接投资达到1170亿美元,同比增长26%,而同期中国的增长率还不到8%。中国制造业正在走产业升级之路,延伸到制造业供应链和价值链的高端,或者被低成本地区和国家所取代。

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关键

中国制造业的发展遇到历史挑战。过去,低成本和广泛的模型难以维持,并且失去了竞争优势。制造业必须转型,并寻求在新的水平上创造更广泛,更多样化的市场。空间。

一是深化国有资产改革。经过多年的改革,对国有企业进行了科学管理,其经营体系激发了企业的活力和竞争力。随着改革和社会需求变化的不断深化,“国民经济命脉”的领域发生了变化。国有资本不得进入重要的制造业,基础原料等行业,而应转变为提供医疗保障,养老保障等社会产品。国有资本应有序地从一般工业中撤出,重点放在无意或无能力进入公共福利的行业。

第二是加快结构调整。当前,制造业的竞争过度集中在价格竞争上,生产的专业化水平较低,影响了竞争效率的提高。随着制造业的成熟和消费者需求的增长,全球经济逐渐从产品经济向服务经济转变。为了适应市场竞争,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制造业必须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实现由低利润生产制造向高利润研发和品牌营销的转变,促进工业化和工业化。新兴技术的传统产业。高新技术实现了产业的升级。妥善处理产能过剩问题,坚决消除落后产能,充分发挥市场作用,加快产业结构调整步伐。此外,以市场需求为主体,以政府政策为支撑,加快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利用引导资金,支持关键技术改造。

第三是加强创新动力。据统计,中国大型企业中有60%以上没有自己的品牌,只有十分之三拥有核心知识产权。大中型企业的平均R&D投资仅占销售收入的7.1%。要改变企业规模和效率的盈利模式,坚持实体经济优先和制造导向的原则,促进企业向创新的转化,支持以市场竞争为龙头的企业发挥主导作用。在工业创新中。政府应创造一个有利于创新的良好商业环境和公平竞争环境,减少对商业运营的行政干预,并在财政,税收,金融,技术转让,市场准入,就业和创业政策方面提供支持,并促进转型和升级。制造业“走向“智力创造”。

第四,增加财政支持。完善融资结构,加强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拓宽企业融资渠道。完善定价机制,进一步放开利率管制。改变大型企业享受低利率和过度融资的方式,他们必须购买理财产品或委托贷款,并且中小企业的信贷成本必须从私营部门提高,以促进金融服务业的多元化。例如,对于中小型银行,应在管理准入的前提下放开它们,并发挥地方金融的力量和作用;必须确定小型银行(主要是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和农村银行),并且要确定主要业务领域的客户。群体的选择和金融产品的研发必须与大银行形成错位发展和互补。同时,不断减少各种金融机构持有的国有股比例,积极吸收国内私人资本股。在一般竞争领域,我们必须为私人资本创造更广阔的市场空间。

(中国证券报)